加載中........
×

劉澎教授:Brentuximab vedotin療效不受限于CD30表達水平,前景廣闊

2019-6-28 作者:佚名   來源: 腫瘤資訊 我要評論0
Tags: CD30  Brentuximab  vedotin  

2019年6月18日~22日,第15屆國際淋巴瘤大會(ICML)在瑞士盧加諾(Lugano)舉行。此次大會公布了多項Brentuximab vedotin相關研究,受到大家廣泛關注。

顛覆認知:Brentuximab vedotin療效與腫瘤細胞表面CD30表達無關

Brentuximab vedotin又簡稱為BV,是靶向CD30的抗體與細胞毒藥物的偶聯藥物,由于其獨特的作用機制,在很多血液腫瘤中具有廣泛應用。既往多通過評估腫瘤細胞表面CD30表達水平來判斷Brentuximab vedotin 是否能發揮治療作用。但是本屆ICML會議以及今年EHA和ASCO會議中公布的最新研究結果表明,Brentuximab vedotin的療效與腫瘤細胞表面CD30的表達水平并無顯著相關性。本屆ICML會議發布了ECHELON-2研究的最新結果,令大家印象深刻。

ECHELON-2研究擬評估Brentuximab vedotin在外周T細胞淋巴瘤(PTCL)中的療效和安全性,入組患者包括ALK+ sALCL(IPI評分≥2分),ALK- sALCL,其他未特指的PTCL(PTCL NOS),血管免疫母性T細胞淋巴瘤(AITL),成人T細胞淋巴瘤/白血病,腸病型T細胞淋巴瘤和肝脾T細胞淋巴瘤等。評估BV+CHP(BV、環磷酰胺、阿霉素和強的松)與CHOP(環磷酰胺、長春新堿、阿霉素和強的松)的療效差別,同時評估CD30表達水平與BV+CHP療效是否有關聯。結果顯示,BV+CHP方案的療效明顯優于經典CHOP方案,客觀反應率(ORR)分別為83%和72%,完全緩解率(CR)分別為68%和56%,BV+CHP治療組具有明顯的療效優勢。

更為驚喜的是,BV+CHP的療效與腫瘤細胞表面的CD30表達水平無顯著相關性,即不論CD30表達高低,BV+CHP都顯示出同樣好的療效,這與之前EHA和ASCO年會上公布的一些研究結果類似。對于這種結果,我個人認為除了檢測方法的原因外,還有三種可能原因:第一,腫瘤細胞在空間上的異質性,即同一腫瘤組織里可能同時存在CD30陽性和CD30陰性組織,檢測時未發現陽性表達并不代表腫瘤內部真正缺少CD30陽性細胞;第二,空間的演進,即腫瘤在發展過程中可能出現階段性的CD30陰性和階段性的CD30陽性,BV治療時能夠阻斷中間某個特定演進階段,從而阻礙腫瘤進一步發展;第三,可能腫瘤細胞表面不表達CD30,但是對腫瘤發展非常重要的腫瘤微環境中可能有CD30陽性成分的表達,針對腫瘤微環境中的靶標治療,同樣能夠發揮治療腫瘤的作用。

腫瘤細胞表面CD30表達水平與Brentuximab vedotin的療效并無顯著相關性這一發現,極大的拓展了Brentuximab vedotin臨床治療中患者選擇的空間。隨著研究不斷深入,新的數據不斷公布,我相信會有更多相關信息呈現。

Brentuximab vedotin多項淋巴瘤臨床研究結果發表

既往Brentuximab vedotin主要用于經典型霍奇金淋巴瘤、CD30陽性的T細胞淋巴瘤及部分B細胞淋巴瘤。今年ICML、EHA、ASCO會議公布了越來越多詳實的數據,證明Brentuximab vedotin的作用不受細胞表面CD30表達水平影響,使其在多種類型淋巴瘤中能夠發揮良好的治療作用。

本屆ICML會議公布的Ⅲ期ALCANZA研究, 對CD30陽性皮膚T細胞淋巴瘤采用BV治療或是醫生選擇的其他治療方案(PC)進行比較,中位隨訪45.9個月,BV組和PC組獨立審查機構評估的ORR4(持續4個月以上的ORR)分別為54.7%和12.5%,CR率分別為17.2%和1.6%;研究者評估的ORR分別為59.4%和7.8%,中位PFS分別為16.7個月和3.5個月,中位下次治療時間(TTNT)分別為14.2個月和5.6個月。上述數據明確提示,在CD30+皮膚T細胞淋巴瘤中,BV治療顯示出更高的治療反應率和更持久的療效持續時間。

縱膈大B細胞淋巴瘤是一種少見的CD30弱表達淋巴瘤亞型,ICML發布的另外一項CHECKMATE 436研究中對復發難治縱膈大B細胞淋巴瘤給予BV聯合納武利尤單抗治療,獨立審查機構評估ORR為73%,CR率37%,展示了極為誘人的治療前景。

可溶性CD30(sCD30)和胸腺活化調節趨化因子(TARC)是霍奇金淋巴瘤(HL)的預后標志物,基線水平增高時患者采用經典的ABVD方案治療療效欠佳。ECHELON-1研究中HL患者在測定基線sCD30和TARC后,接受BV+AVD方案(BV、阿霉素、長春新堿、達卡巴嗪)或是ABVD方案(阿霉素、博來霉素、長春新堿、達卡巴嗪)治療,結果顯示,無論基線sCD30水平如何,BV+AVD組患者的2年mPFS相似,分別為80.7%(sCD30>中位數)和82.7%(sCD30≤中位數)。但ABVD組中,sCD30>中位數的患者有效率降低。TARC水平分析也觀察到相似結果,BV+AVD組2年mPFS分別為83.4%(TARC水平>中位數)和80.5%(TARC水平≤中位數)。上述數據表明,BV+AVD可以克服不良預后因素,改善患者預后。

Brentuximab vedotin在不同CD30表達水平淋巴瘤中應用前景廣闊

Brentuximab vedotin未來有兩個探索方向:一方面我們已知BV在CD30陽性淋巴瘤中的有效性,對于一些特殊類型的、不表達或低表達CD30的血液腫瘤中的療效仍可進一步探索。另一方面,BV和其他藥物聯合,如與抗PD-1/PD-L1抑制劑等的聯合,對一些復發/難治血液腫瘤會是一種很有前景的治療方向,值得進一步探索。



小提示:78%用戶已下載梅斯醫學APP,更方便閱讀和交流,請掃描二維碼直接下載APP

只有APP中用戶,且經認證才能發表評論!馬上下載

web對話
山东老11选5快乐彩